广东福彩36选7:《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第一百三十三章 婚事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晚饭子言没有跟我们一起吃,而是直接回了他的府里,听说有人来拜访他,我也就没有挽留。

    倒是我父亲,一脸的笑意,自从子言走了以后,他整个人都变了,吃饭的时候特意把家人都叫到一起。

    我进去的时候,基本上就等我了。

    “朵儿,过来,坐这边?”

    他指着身边本该是大哥的位置上,示意我,我扫视了一圈,竟然没有现大哥他。

    “父亲,大哥还没有来呢”

    “没事,他今天不回来了?!?br />
    父亲的脸上始终笑意满脸,邻座的人都觉得好像是过年难得见到这样高兴的将军。

    “朵儿,以后跟着国师大人,你要事实谨记于心,万不可像现在这样鲁莽行事?!?br />
    “父亲,你这是要干嘛?”

    我脸红的无地自容。

    “哎!我的朵儿长大了,我和你母亲终于可是放心了?!?br />
    母亲在一旁眼眶微红的不停点头,她这辈子也许将我视作她的生命重要,可是我却骗了她,将来某一天她会不会伤心???

    “小妹,二哥祝福你能得到国师爱慕,这是我们齐家的荣耀,来干杯?!?br />
    “谢谢二哥?!?br />
    “来,小妹,三哥也祝贺你终于嫁出去了?!?br />
    “好,好,谢谢三哥?!?br />
    “朵儿??!姨娘也祝贺你,愿你们永结同心?!?br />
    “谢谢姨娘?!?br />
    今天家人们都送来了祝福,让我受宠若惊,府里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父亲今晚喝的还有点高了,可是为什么唯独大哥不在家呢?

    小院的凉亭上我驻足仰望,这么久了,爸爸妈妈会不会忘了我,还是……?

    我如今已经来了这里好几年了,这里的一花一叶,一草一木都让我眷恋,还有这个家,这里的亲人,这里的朋友他们都对我很好,很好。

    都说月是故乡明,可这天下的月亮在哪里都是一样的,不是吗?人生的无常,也许就是昨日和今日的不同罢了。

    “小姐?!?br />
    “佟青,你看这月亮,是不是故乡的最圆???”

    “小姐,佟青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也会看着月亮,想着念着你,那时候就觉得,只要月亮是圆的,那就是小姐是平安的?!?br />
    佟青的话不假,思念亲人的时候,望望家乡的月,那就是平安,也许亲人不能相见,但是亲人也在看着月亮想我们??!

    “佟青,我大哥他今天为什么没有回来?”

    “小姐,听管家说,大少爷最近去了兖州,那边可能战事吃紧吧!”

    子言求婚的消息也许很快就会传到朱三的耳朵里,这也许就是子言的一招险棋,虽然我已经知道了子言跟着父亲还有亚轩他们的计谋。

    可这走出这一步,除了子言是真的求婚,他们的计谋真的就能成功吗?他们的目的也许各有不一样,都在周旋在生与死之间。不进则腿,不生就是死,只等待那就等于灭亡,也许我们都是一个可以决定生死的棋子罢了。

    第二天,第三天,仿佛没有我什么事,大家该忙的都在忙,就连子言我连着两天也没有见。

    母亲倒是每天带着我去看一些衣服料子和饰样式,似乎在准备给我做嫁衣,看见母亲高兴的目光,我都想笑,很想告诉母亲这离真的婚礼还远着呢?

    第五天晚上,子言来了,先是跟父亲在书房里聊了一会,然后直接来到我的西苑。

    佟青来叫我的时候,我正在洗澡,这家伙,怎么亲自来了闺房了,我这也是急忙穿好衣服才出来迎接他。

    推开门的那一刻,月白的袍子就那么赫然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他在门口站了多久了?

    “子言,你怎么来了?”

    “刚刚来的?!?br />
    “快点进来?!?br />
    他倒是不拘束的走了进来,这是他第一次到我的房间来,我的心跳忐忑起来。

    “吃了晚饭吗?”

    “吃过了,你还没有吃吗?”

    “哦!我也吃过了,这不是吃了饭才回来没一会,你就来了?!?br />
    “很意外吗?”

    “没有,就是你这是第一次来我的房间吧?”

    说这话时,我胡乱瞅了一眼房间是不是很乱,我生怕他会取笑我邋遢的样子。

    他捕捉到我目光里的小心,竟然笑了起来,我倒是紧张了更多。

    “怎么了?”

    “原来朵儿,还忌讳我看到的这里的一切?!?br />
    呵呵,我真的有点想多了,在他面前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紧张,细小的事物往往能暴露我的缺点。

    “我今日来,是有事跟你商量?!?br />
    “好,你说?!?br />
    他倒是转移了我的尴尬境地,岔开了话题。

    “你这次出走,是不是准备自己一个人去西域找池堤国的?”

    “是,你的病不能耽误,我必须找到方法?!?br />
    “可那个国家都消失了很久了,你从何找???”

    “总有线索可以寻找的,虽然已经不存在了,但是只要还有后人,就还会有机会?!?br />
    “难道你不知道这是命中注定吗?”

    我不想听到从子言嘴里说的命中注定,什么是命中注定?我以前也都信,可是今天我不信了,不试过怎么知道?

    就是没有,我也要去寻找,因为这是关于我的,我想知道的更多我和子言之间的纠葛和那个轮回的诅咒。

    “那我们一起去吧!”

    “你?”

    “是,既然你是为了我,我必须跟你同行,现在哪里都是兵荒马乱的,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去呢?”

    “可是现在不是要开战了吗?”

    “这个你不用担心,一切都在计划中?!?br />
    “你们真的想好了吗?这一次我们,亚轩,都将变成一个新的局面,乃至天下?”

    “你不是说过,朱三不是那么容易死吗?那我们就提前推波助澜,让他一次?!?br />
    我明白子言是什么意思,有时候等待不如主动出击,这样倒是加快了朱三灭亡的步伐。

    如果有可能真的变成三足天下,未必不是给了我们时间,但是一切的一切都注定了结局。

    我和子言的婚约也许就是一个定时炸弹,炸的人先就是朱三,他得知消息后,必定要找一个理由先解决我父亲,既然不能为他所用,那必须就要灭了后患。

    我很想笑子言这种推波助澜的方式,最恰到好处的一个方法,我和他早晚都会在一起,这样宣布我们的婚约真的会让这天下加快灭亡吗?我不得而知。

    但是后来生的一切远远出了我的预想,甚至一度成了我心里最痛的一种画面。

    这个话题真的在半月以后应验了,朱三在得知国师大人求娶天女后,杀掉了小皇帝,在洛阳登基。

    朱三登基后便立刻向天下颁布:他是“受命于天”的真命天子,天下百姓都是他的臣民。他要替天行事,行驶皇帝的职责。

    然后这天下人,谁人不知,谁人不识,他就是篡位来的,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天下进入了又一个黑暗的时代,一个不前进反而后退的混乱时期。

    我在家里也就短短待不到一个月,惦记着子言的病,我必须去一趟西域,不管如何,就要找到池堤后人。

    知道我要出远门的时候,连天气开始暖和起来,母亲知道劝不住我,只能默默给我多准备了几件新衣,甚至也给子言做了好多套新的衣服。

    出那天,将东西搬上车的那一瞬间,我竟然有点泪奔了,这是女儿出嫁才有的东西,母亲都给我拿上了。

    “母亲,干嘛要带那么多东西???”

    “你们出门在外,总是备着是好的,你这性格也不只是随了谁?这么扭?”

    母亲倒是很关切的数落我,父亲只是站在那看着我,他不言语,但是我却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放好东西,下了车,走近父亲,抱紧他,我突然现,他好像老了许多,脸上的皱纹多了,甚至略显苍老了许多。

    “父亲,眼下,女儿无法在你们二老身边尽孝了,你和母亲多保重??!”

    我深深的跪在他的面前,这一拜是替他的女儿,还有我的深深歉意,他一把将我搀扶起来,眼里有了泪光。

    “朵儿,父亲不怪你,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你去做,父亲明白,这一切都是命?!?br />
    “父亲,朱三会不惜余力的想要得到天下了,你们之间,战争是在所难免,如果可以,父亲还是不要硬碰硬,妥协未必不是好办法?!?br />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说出这番话,只是很多时候不能单考虑一个人的安危,这身后是一方百姓。

    “我知道,我知道朵儿担心什么?我会慎重考虑的?!?br />
    那边子言已经在喊我了,转身的那一瞬间,我仿佛看见了我爸爸的目光,那种依依不舍,那种担忧的表情。

    马车在缓缓的离开,这一次的离别总让我觉得就像是永远,身后不远处踏马而来的是大哥,

    他的目光里带着深情和不舍,紧追了我们几步,我望着他,他瘦了,黑了。

    “朵儿,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等着你回来?!?br />
    他冲着我大声的喊,我不停地点头,使劲的点头,这一刻我知道,他的爱有多深。

    即使知道我和子言在一起了,他依然还是深情的对我,他和亚轩不同的是对我的感情总是默默的,哪怕只是看着我也好。

    这样的一个男人,我怎么能视若无睹,即使我对他没有那种男女之情,但是他仍然是我的亲人,是我哥哥。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