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体彩36选7开奖 > 严卿和 > 第四十章:渡

36选7规则:《严卿和》 第四十章:渡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至空深深叹了口气,却不是忧愁无奈的那种,倒是仿佛将心中的闷闷郁结打散了倾吐出来,重新换了一腔新鲜的空气般。他起身,对弋黎施礼,道:“师父我到山下等师妹回来?!?br />
    弋黎点点头,道:“好好待她,莫辜负她一片真心。这世上,肯真心待你的,当真没几个……”

    至空轻轻“嗯”了声,退了出来。真心,大概就是十分难得的东西,似乎是破天荒的、被运气极好的人才能遇到,几乎像被一颗流星陨落砸中了那样的几率。要有多幸运,才能在欲望泛滥、各色各样的心脏中,千挑万选才能碰见一个叫“真心”的稀罕东西。

    至空忽然就觉得这稀罕物什他既挑出来、碰见了,就再也没有撒手的道理了……

    云末又是在夜深的时候回了无名山,她没直接到九灵处,而是在山里独自走了走。

    她挑了个山上的妖精们都休息的时候回来,却在月影疏疏中看到一个团子一般的影子。

    她蹲下来,瞧那在地上画圈的小崽子,想来是她离山一年多新添的小妖,她看一眼那孩子的妖气,混杂着两妖之气,馨馨绕绕如同屏障般护在他周身,想必是他父他母将自己的修为渡他,他才能这般小的年纪幻化人形……

    “为何独自在这?”

    那孩子的眼睛大大圆圆的,撅着嘴回头看蹲在他身后的云末,淡漠将目光放在她身上又缓缓挪回去,不言语。

    云末是个走到哪都是中心、被许多眼睛望着的角色,纵使她格外低调,她也百年未曾见到过那般“不把她放在眼里”的神色了……

    她笑了笑,不死心问:“你不讲话,我便去找你爹娘将你扛回去了……”

    小团子果然动了动身子,如云末所想,他淡淡道:“爹娘为了救我,都死了……”

    死……从一个孩子嘴里讲出来,带着无奈与对生死的不解,在这个冬夜,云末身上心里都披上了层淡淡的凉意。

    面对生死,就都是小事……

    她的不忍之心……又动了……

    她伸手拉过那孩子的一只手,冰冷的像块在寒冬腊月在风口放了大半个月的石头。她也被那寒冷激的一抖,又将那孩子另一只手一并拉过来,将自己温暖、泛着丝丝仙气的修为渡过去……

    她未曾多言语,看那孩子眼里犹豫看她,抬手揉揉那团子的柔软头,道:“好好修炼,这世间你我左右不了的事太多,一件开心的事不能高兴一年,悲伤的事却可以忧伤至死?;畹娜魍岩恍?,最不济,既活着,便不能白白浪费你爹娘给你的这条命……”

    那孩子生的五官端正,仔细看来相貌也是十分耐看出色的,一双明亮亮的眼睛望着她,忽然间就水雾朦胧起来……

    她笑一声,怎么还给惹哭了……

    她抬手想要揪一把那孩子的脸蛋,他却眼含泪花一头别开,她的笑意深了深,倾身够了够,将那孩子的脸蛋不轻不重的拧了一把。

    “叫什么名字?”

    那孩子抬手抹了一把泪,起身,道:“我娘唤我云蔚?!?br />
    她没起来,依旧半蹲抬眸望他,呦,这还是与她同一个姓,她倒也没自恋到以为他爹他娘是为了报恩将那孩子以她名字为姓。笑吟吟道:“你我有缘?!?br />
    云蔚回眸,眸子里只含水汽却没有眼泪,似是想了半晌道:“你可是云末姑娘?”

    这山上无论男女老弱,都尊敬唤她一声云末姑娘,因着这声云末姑娘,她将他们护在这无名山上,带他们好生修炼,虽说她来去无踪,却也算是唯一一件牵挂的事。这声“云末姑娘”,她也好生受着,在这小团子嘴里叫出来,又是另一种独特的感觉……

    她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云蔚已经把他爹妈口中的“大恩人”、“来世定要为她当牛做马的那位了不起的妖”以及“等云末姑娘回来,定要云蔚认她做干娘”的那个“云末姑娘”同眼前这位看起来不过二八年华的漂亮姑娘对应上了……

    他小小年纪,心头竟然无比庆幸没有来得及认她做干娘……

    她爹娘都是普通的妖精,一个是猫妖一族,一个是狼妖一族,狼、猫二族不合千年,偏偏他爹娘相恋,这才成了二族都容不下的妖精?;沉怂院?,他娘法力顿减,被追走投无路之时云末恰好云游路过,又是一个不忍之心恻隐,她将一猫一狼救回了无名山,这才有了他的出生。

    他爹娘因着被追杀日久,他娘动了胎气,差点保不住他,便双双将修为渡了他一同归于尘土了。

    云末也不问他爹娘是谁,讲实话,她救的妖精真不少,哪能一个个都记得?云蔚的事九灵跟她提了一嘴,她也就安顿好生照顾小崽子,再然后就把这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他爹娘为救他而死,也不是什么枉死,各自有各自的命,她管不了……

    云末看一眼天色,起身,云厚厚的挡住了明月,她觉得她要再不去,承薇真能一命呜呼了,便回眸道:“我还有事,先走,你快些回去,有事找九灵,切记,无论你觉这宿命对你再不公,仍要心存善念与敬畏……”

    她以为自己所说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过于深奥,便不多说,静静看一眼那孩子,转身欲走。

    云蔚却听进去了,这宿命对我够好了,你肯善意对我,我自然心存善念与感激……他这样想……兴许是他经历多了,便多了许多成熟稳重。

    他望着那白衣飘飘的女子遁入林子,道:“多谢姑娘教导之恩?!?br />
    他不知云末听见没有,可却又分明觉得那双十分明净的眼睛在幽暗处,长长深深的看他一眼。九灵不知哪里又找到了个妖医,其貌不扬本事却还不错,她进门的时候便看见内室闪着微弱耀眼的紫色光芒,承薇正变成了一条巨蛇耷拉着脑袋盘在床上……

    见她回来,九灵便行到她身侧,“见过姑娘?!?br />
    虽将这山主担子交给她,九灵见她仍旧是恭敬有礼,其实她自己不知道,肯在她手下的,没有一个不怕她的,即使她从来不火、不为难他们,但是那双淡淡的眸子里,又是让人、让妖心生敬畏的冷漠疏离。

    “承薇的修为来讲,本不至于冬天非要冬眠,她入了趟地府,被那凶兽咬了一口,现下冥界与妖族有契约,我妖族不可擅闯地府地界?!痹颇┨?,几不可见征了征,想必是与至空闯了地府后冥界才与妖族约法三章的……

    接着又听九灵道:“她逃出地府后,运气不好,又碰上了个神仙,她拼了命才逃掉……这小半年来,连人形都化不了了……”

    云末不动声色将袖子里至空许久之前交给她的关于少方下落的纸条捏了捏,冷声问:“你可把我的话告诉她了?”

    “说了,说姑娘你会替她想办法,可她却说,这是她自己的事,本就该自己去做的……”

    云末轻道:“愚蠢!”却坐在了巨蛇身旁,抬手将自己的修为渡了些给她……

    九灵本欲阻拦,却恍然间觉得云末周身纯白色的妖气掺了些金色……这是妖精快结成元神的征兆?她修炼千百年,煞费苦心却也不曾练成元神,难不成云末只百年竟有如此修为?思索间云末已经渡完了修为。那条奄奄一息的巨蛇现下正抬了抬眼皮,冲云末吐了吐鲜红的蛇信,然后将巨头靠在了她的腿边,流下了一滴泪……

    云末深知承薇如此境地,多半是因她未将少方下落告知的缘故,她在想,若是见到苦寻不得的心爱人如今是个瘫子……承薇她,该是如何待他了?几不可闻叹口气,将袖里的纸条掏出来,放在蛇头旁,“明天此时她便能成人形,她是去是留,她自己做主。九灵,着妖精跟着她,远远跟着,小心她出事?!?br />
    “嗯,知道了?!?br />
    末了云末起身,忽然想起来,道:“云蔚那孩子?”

    “姑娘见过了?”

    “嗯?!?br />
    “他性子古怪,不肯与妖来往,但是力气却极大,他一己之力,只怕我这山上众妖都奈何不得,他继承了狼族神力与猫族神力?!?br />
    云末揉了揉眼睛,在苍台山时现下早就睡了,她的困劲上来了,嘱咐道:“好生照顾他,这山上留不住他,只叫他别为乱一方便可?!?br />
    九灵笑了笑,“姑娘可知他爹娘想让云蔚认你做娘的,名字都是你的姓?!?br />
    云末登时清醒,看她,一脸的:你瞧我能给人当娘?

    九灵噤声,收了笑容问:“姑娘可还是要走?”

    云末回眸看一眼盘在床上的巨蛇,若她明日知道自己渡了修为给她,定是又要跪在她面前哭哭啼啼感恩戴德……她和少方,某种程度上,有相似之处。想想那样的场景,她就头疼,“我走了,你照顾好他们?!?br />
    “姑娘可是要练成元神了?”

    云末一愣,她自己对于修为这回事,本没有多在意,练着玩呗,不然活那么多岁多无聊啊。仗着法力高些,打架也不吃亏呗。接着又听九灵颇伤感道:“我苦心经营多年,终究没能练成,姑娘你丝毫无心于修炼,却得了弋黎上神指点,将来定名震天下……”

    无心插柳柳成荫……云末一贯不会安慰别人,想说些什么也不知从何说起。说她师父也没教什么给她,整个一个吃货……还是说,她其实也没想名震天下?说什么,好像都是多余的……

    九灵又没心没肺笑一声?!肮媚锟熳甙?,若是妖精们觉,倒是不好走了,他们念你念得很,简直让我这个山大王自觉不如啊……”

    云末挪了挪脚步,九灵眼底的惆怅分明,她轻声道:“若有一天我找到了我想要的,这山的担子,就不劳你挑着了。现下,却还得麻烦你?!?br />
    九灵嫣然一笑,眉间的红痣格外鲜红,“姑娘言重了,我也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单妖精,你若让我离了无名山,这天下之大,何处又能容我?在这山上了此残生,换的姑娘自在如意,九灵心甘情愿?!彼嬲媸俏扪彰娑?,飞快遁了,索性她心大,不然真的走不了,她总觉得再谈下去,她就会心怀愧疚的重新将担子挑回来,终生老死无名山。

    懂进退,是她的最大优势,该退时,莫要犹豫,撒脚丫子跑吧……

    她这次“离家出走”时间比较久……先是到了南虞之地,只见那处方圆百里寸草不生,却也未见此处有何甚了不起的妖气。她行了甚远,也未见一人一妖,便开始往回走,她可不想出来一回就惹出些什么不该惹的麻烦……

    可她的妖感简直不要再灵了……

    耳边一道携着嗖嗖凉意的风不偏不倚轻抚过她的侧脸,然后稳稳砸在了她眼前的地上,一个甚是圆巧的雪球,竟砸出了一个大坑来。

    一道慢悠悠的声音飘来,似是千里之外:“何妖入我南虞……”

    她回眸,想必是位惹不起的“大人物”,若那雪球砸在她身上,她怕是少不了有些血光之灾。她的霜云剑没出鞘,可见那“人”没有恶意。

    “猴妖云末,误入南虞,无意惹前辈安静,万望原谅……”

    那“人”似是自嘲一声:“我哪里算的上是前辈,你且自行离去吧?!?br />
    后来云末才知她那次碰到的“大人物”是这天下奈他不何、嗜血成性、人人闻之避而不及的魔神南虞……自然那都是后话,现下南虞魔还是个占山为王的不起眼的无名小卒罢了……她便又迅跑了……

    只是跑的时候尚且从容,也算不得慌乱。

    只是苦了在苍台山苦苦等她回家的至空,他每日修炼、做好饭后便到山下路口去等云末,一连好几天都没等到她一个影子。弋黎也远没有她在时话多,常??此谎?,翻个白眼,“把我徒弟气跑了你可真能干!”

    她若再不回来,至空哪怕重新被玉清追杀,他也要追到天涯海角去寻她的……他每天等她的时候都在这样想……不知到了哪里,她云头被一道雷劈中,她心头一震,难不成这么快便要检验她的真心了?她还没与至空在一起便有天谴了?接着竟生生掉了下来,她的法力似乎都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控制住,她向下看一眼,熊熊大火在她视线所及之处燃着。与普通的火不同,这火势曼延无边,似是燃了整个世界,她却一点都想不起来自己是如何进了这里,她为何一点都未觉前方有异样?

    这究竟是偶然还是陷阱?她脑子里飞快想对策,竟没有一点思路……若说她的仇人……大概就是那位成书神仙了,可那位决然不是如此心思阴险之神,那是为何?

    她就像被穿在木棒上在火架上来回翻烤的一块猴子肉一样,浑身被烧的衣衫褴褛,她神思都有些恍惚了……几乎有一团火在她的每个穴脉处像只暴怒的凶兽乱冲,她抬抬手,一丝清明知晓那是她的修为在乱撞。再接着,她这只“烤猴子”又被一道天雷劈在胸口,她闷闷吃痛一声,又被一道带着刀子般的疾风掀翻,恍然间她感觉到自己的元神的存在……那一道疾风仿佛要将她初成的元神打出去……

    她接着整个身子都跌在了火势中,那些火似饿了千百年的凶兽,在她落下来一瞬间,冲她扑过来,张着血盆大口亮着火獠牙想要将她一口吞下。

    她也了解过妖精历天劫的过程,却没有哪一个是这样的……不应该就是一道天雷劈下,受得住的飞升成仙成神,受不住的被打回原形。哪有像她这样被火烤、被雷劈、被风欺负的?

    她挣扎着坐起来,衣服已经被大火烧的一丝都不剩,垂眸,至空交由她的荷包竟然烧不坏。她有了些力气,将那荷包握在手心里,权且用一身猴毛当了遮羞布,她的猴毛倒是火奈何不了,竟退了退。

    ------题外话------

    搬寝室~忙死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41| 96| 336| 334| 165| 407| 570| 947| 346| 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