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36选7走势图:《鬼王再临》 第6章 柳芳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为什么跟我想象的不一样?”

    身在半空的郑天香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满脸迷茫,夜风猎猎作响,把她的裙子全掀起来了,修长的双腿和肉色连裤袜完全暴露在外,她都没注意到。

    低头一看,地面正在飞快袭来,这才意识到自己是从六楼摔下来的,这要是摔瓷实了,非死即残,忍不住放声尖叫:“救命啊~”

    下坠的趋势并没有因为她的尖叫而减缓半分,由于重力加速度的缘故,反而更快,发现自己快摔死了,她吓的泪花儿都冒出来了,尖叫刺破了无垠的夜空。

    咚。

    落在了米黄色救生垫上,身体弹了几下才稳当住,落点很准,在救生垫的中心,一点也没受伤。

    “有人跳下来了,快过去救人?!?br />
    “你没事吧,上面情况怎么样?”

    “VIP厅的人都逃出来了吗,朱总怎么样,朱子傅秘书在哪?”

    “发达地产的江总也在里面,你看到他了吗?”

    “还有强盛地产的肖总?!?br />
    ……

    呼啦啦涌上来一群人,把救生垫围了个水泄不通,下面楼层的人都逃出来了,唯独六楼VIP厅的豪门贵胄们没有踪影,相关人士都很焦急,看到有人从六楼跳下,立刻上去询问。

    可惜郑天香什么也不知道,火灾开始没多久,她就昏过去了,刚一清醒,又被林骁扔了下来,面对众人的询问一脸茫然。

    这时,急救医生冲进来,把她抬上担架,到一边做个了应急检查。

    一个年轻的女大夫看她吓得不轻,一边检查一边安慰她:“救生垫摆在那很长时间了,没一个人敢跳,你很勇敢哦,而且跳的很准,正好跳到垫子中心,如果落到边上,很可能受伤呢?!?br />
    郑天香一脑门的黑线,心说,我才不敢跳呢,我是被人扔下来的。

    想到这里,她蓦地一呆,难道那个臭流氓是在救我?

    ……

    六楼。

    林骁提着狗笼子,脸色漠然的左右打量,不知不觉走到了楼道尽头,尽头处,有一扇紧闭的双开门,门边有镶金牌子,牌子上赫然写着VIP。

    他推了推,门被反锁了,门缝里塞着衣服,衣服还滴着水,这显然是为了杜绝外面的浓烟,如果任由浓烟往里窜,里面的人撑不了多久。

    这里有人。

    林骁没有推开门,后撤两步,一脚把门踹开了,响声巨大,豪华宽敞的VIP厅顿时映入眼帘。

    厅内四十多个衣着华贵的人全部站起来,看向门口,面露喜色,他们还以为是消防员来了呢,看见是个十几岁的男孩,不禁怔住了。

    遂即就是愤怒。

    “你把门踹开了?你tm是不是有???”

    “快把门关上,烟都窜进来了?!?br />
    情势危急,厅内众人顾不得骂他,连忙去关门,重新把门关好,又用湿衣服把门缝塞住,众人才松了口气,转而打量起林骁来。

    这期间,林骁也在打量他们,环眼四顾,一共42个人,看到他要找的人在这里,唇角浮现出一抹森寒的冷笑,大步走过去。

    “谁是柳芳?”

    朱家的人都在这里,可是没人答话,他们发现家里的那条萨摩耶,在这少年手中,这少年到底是谁,朱家的很多亲戚都不认识他。

    但是有柳艳茹、朱子傅认识他,他曾去过朱家找母亲要家门钥匙,因为长的像王力宏,对他的印象很深刻。

    朱镇海临时有事,没有来,朱镇国、朱镇山也不在,在场的是朱家小一辈,以及他们老家的亲戚,没有人做主。

    朱子傅回头看了看,发现自己是家中官职最大的,还是小一辈中年龄最大的,便走出来问:“你怎么在这,这狗不是让你妈带去金陵吗,带这里来干什么?”

    “去金陵的馊主意,是你出的?”

    和林骁森冷的目光一对视,朱子傅没来由的心头乱跳,没有吱声,柳芳就站在他旁边,挑了挑眉毛站出来哼道:“我就是柳芳,你是谁,找我干什么?”

    “我是林淑琴的儿子?!?br />
    原来是那个窝囊保姆的种,柳芳听家里人提起过他,明明没什么本事,却总是沉着脸不说话,来他们家的时候,问他学习成绩怎么样,他伸出一根手指头,大家惊叹这么好,事后一打听,是倒数第一!

    长的倒是还可以,身体却很差,患上了尿毒症,这种身体还去学校读书,好像他真能考上一本二本似的,八杠子压不出一个屁来的小废物。

    柳芳隐约猜到了这个小废物来这里的目的,叉着水桶腰,故作妖娆的冷笑:“你妈都告诉你了?”

    “看来真的是你?!?br />
    林骁的拳头悄无声息的握紧了,紧的似乎能捏爆地球。

    “我扇她一耳光是为她好,让她明白做事得认真,不能随便糊弄主人,这年头,谁都不是好糊弄的,你说是不是?”她抱起双臂踱步,高跟鞋哒哒轻响:“让她去金陵也是为她好,能挣钱给你这个活不了多久的废物看病,不但她要感激我,你也应该感激我,你们娘俩真该一起来给我磕个头,表达一下对我的谢意,你说是不是?”

    “恬不知耻这四个字,真是为你量身打造的?!绷宙缫蛔忠痪涞?。

    “臭不要脸这四个字,是为你妈量身打造的,听说你妈未婚先孕,二十出头就生下了你,到现在都找不到爹,也不知是跟哪个野男人生的?!?br />
    说到这,她长长的哦了一声,斜眼瞟着林骁,笑的意味深长:“说不定她自己也不知道孩子是谁的,她是不是做过……那个?”

    林骁心头的愤怒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即便如此,脸上仍是淡淡的,说话的语气也还是那么轻,但吐出来的每个字都掷地有声!

    “你真是活的不耐烦了?!?br />
    “可我还活的好好的……”

    柳芳摊开双手,示威似的朝林骁眨了眨眼,朱家的强大给了她无与伦比的自信,这种自信让她纵横商场十几年,没人敢把她怎么样,相信这次也是一样。

    然而她想错了。

    她摊开双手的一刻,林骁像枚导弹一般,暴射而出,闪电般穿过五六个朱家人,一手扣住她的脸,带着她从朱家众人的后方穿出。

    砰的一声,将她的脑袋扣到墙上,整面墙都在摇晃,墙身出现一道狭长的裂纹,细小的砖屑落在地上,夹杂着殷红的鲜血。

    柳芳还保持着吃惊的表情,人已软倒在地,墙上绽放出一朵喷溅的血花。

    (本章完)